中国教育在线
中国教育在线
宁夏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东莞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阳泉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盘锦中考改革方案解读
青少年近视“顽疾”究竟怎么治?
2018-09-11
中国教育报

  视力不良检出率攀升,八部门开“良方”防控——

  青少年近视“顽疾”究竟怎么治?

  “才上三年级,孩子配的眼镜已经快500度了,再这样下去,真是不堪设想。”新学期伊始,浙江杭州某小学三年级学生小朵的爸爸带孩子到医院配完眼镜后,对记者说。

  开学这几天,各地很多医院的眼科挤满了像小朵一样前来配镜、检查视力的小患者。在南京医科大学附属眼科医院,该院门诊部主任蔡江怀介绍:暑期每天的门诊量都在1000号左右,最多的时候比平时多出一倍,其中学生就占了四成。“很多小孩还在上幼儿园,首诊的时候,视力就已经非常差了。”

  根据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最新发布的《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我国四年级、八年级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分别为36.5%、65.3%。而由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国民视觉健康报告》白皮书显示,我国高中生和大学生的近视患病率都超过了70%,而且还在逐年增加。

  青少年的视力问题,不仅会给他们的学习和生活带来不便,还会影响他们对世界的认知。《国民视觉健康报告》白皮书估算,2012年,各类视力缺陷导致的社会经济成本约6800多亿元。如果近视人口持续增加,在航空航天、精密制造、军事等领域,符合视力要求的劳动力会面临巨大缺口,将直接威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和国家安全。

  青少年的视力问题,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导致青少年近视深层次原因何在

  江苏省人民医院眼科主任医师刘虎介绍,近视的发生发展过程中,除了遗传因素以外,更重要的是环境因素。对青少年来说,过度用眼、长时间近距离工作、一些电子产品的使用在近视的发生发展中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而据蔡江怀观察,很多孩子在候诊期间依然是手机不离手。无处不在的电子产品,是孩子们近视的帮凶之一。还有不少学生是在每天排得满满的辅导班间隙,抽空赶过来的。蔡江怀介绍:“整个假期里面,这些来就诊的孩子几乎没有不报班的,有的甚至从早到晚都要上。”学习时间太长,玩耍时间太少,也是近视高发的主要原因。

  对此,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近视眼重点实验室原主任、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终身教授褚仁远表示赞同,他认为,学生的学业负担繁重,再加上电子产品的不断普及,使得孩子用眼负荷逐年加大。

  湖北省武汉市从教育部学生近视防控“试验区”到现在的“示范区”,在政府主导下,融合公卫、临床、教育与卫生等多学科专家,组建了专家委员会,通过大量的流行病学调研,已对导致学生近视的主要危险因素、干预措施及效果评价等课题进行研究。

  湖北省学生视力健康管理技术指导中心主任、武汉市青少年视力低下防制(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杨莉华告诉记者,他们的研究显示,导致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影响因素复杂。

  从面上看,家长望子成龙、培优早教,学生课内外学业负担重;学生分数压力大、“电子视频”使用过早、时间过长,导致的累计近距离用眼时间长,运动尤其是户外活动不足。从生理层面看,目前儿童青少年近视多为轴性近视,主要原因是在孩子眼屈光发育期(12岁前),近距离高强度用眼、户外阳光运动少,加之亚洲人体质与肌能弱、眼生理功能不够强,抵御近视的能力基础不够好,眼屈光发育过快、眼轴过度增长而产生近视。从深层次看,社会环境“重治轻防”,公共服务不足;教育评价体系“重学分”,对孩子体质健康重视不够;各部门未形成合力,近视防治工作重点投入在“治”而非“防”;家长认知缺乏、观念陈旧,寄希望于“一方一器”能“治好”近视。

  除此之外,武汉市视力健康管理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同济医科大学原副校长、中华医学会医学教育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文历阳认为,儿童青少年缺乏系统的健康行为习惯教育、不注意科学用眼,近视的危害没有引起社会的足够关注,尚未形成社会参与视力健康管理的体制机制等也是导致儿童青少年近视的影响因素。

  在消除或减少引发近视因素上形成合力

  我国青少年视力健康一直牵动着习近平总书记的心。此前,习近平已就相关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近日,在看到有关报刊刊载的《中国学生近视高发亟待干预》一文后,习近平又作出重要指示指出,我国学生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趋势,严重影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这是一个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必须高度重视,不能任其发展。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学生近视问题的重要指示精神,切实加强新时代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8月30日,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体育总局、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

  《实施方案》明确了家庭、学校、医疗卫生机构、学生、政府相关部门应采取的防控措施。提出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到2030年,实现儿童青少年新发近视率明显下降、视力健康整体水平显著提升,6岁儿童近视率控制在3%左右,小学生近视率下降到38%以下,初中生近视率下降到60%以下,高中阶段学生近视率下降到70%以下。

  在文历阳看来,《实施方案》目标明确,内容全面,措施有力,可操作性强。对于加强新时代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保护儿童青少年视力健康,必将产生重要的作用。

  如何贯彻落实《实施方案》?

  文历阳分析认为,要在三个字上做文章,那就是“早”“实”“准”。他详细阐释说,第一,要抓早。从理念上要体现战略前移,一是在儿童青少年发育阶段上要抓早,在学龄前就要抓防控;二是在防控环节上要抓早,从防控环节前移至监测、预警,做到早监测、早预警、早干预;三是在防控措施上要抓早,从发病学预防、残障预防前移至病因学预防,通过综合措施消除或减少引发近视的因素。

  第二,要抓实。要落实《实施方案》提出的具体要求,家庭、学校、医疗卫生机构、学生、政府相关部门均要积极行动起来,切实负责、敢于担当,把《实施方案》提出的要求作为本职工作来抓,列入重要日程,提出具体计划。各级政府对各方承担的工作和责任要严格监管,纳入考核指标,实行问责制度。对《实施方案》落实情况和存在问题要定期检查、评价,评价结果应向社会公布。

  第三,要抓准。各项工作的目标要聚集于引发近视的主要因素,从不同环节、不同侧面采取有力措施,在消除或减少引发近视因素上形成合力。

  文历阳说,在制定近视防控工作计划和方案时,要切实改变“重治轻防”的观念,要从近视防治转变到近视防控,从近视防控转变到视力健康管理,作为一项重要的公共卫生服务工作来抓紧、抓好、抓落实。

  从眼科和视光学专业角度看,建立儿童屈光发育档案是儿童近视眼防控措施的基础。褚仁远从专业角度分析认为,关键是测出来的数字要正确精确,儿童的屈光发育是从远视眼向正视化的渐进过程,只要达到科学精确,通过各屈光的生理生物参数测量,以及正确的验光屈光度测定,通过大数据的整理,完全能制成一系列的准确预测系统软件,进行个体化的防控处理和指导,但目前各地普遍的现象是每次检查人员和设备不固定,一些数据还是在有调节验光下获得的。因此,有关部门考虑人员和业务素质,科学做好屈光建档任务,以避免采集到的数据精确度不够、浪费人力和物力。

  结合深化教学改革综合防治近视

  “已公布的有关近视眼防控的教育改革,如作业控制、应试教育向启发式教育过渡、每天一节体育课、教室照明卫生标准化、桌椅与身体发育配套化等措施都科学合理。”褚仁远说,从眼科与视光学专业角度看教改,一定要加强爱眼、视觉知识的教育,养成学生从小爱眼护眼的好习惯。在中小学班委会中,都要有一名卫生委员,选举时必须明确规定,在所达到的标准外,必须是无近视眼、爱眼、读写姿势正确、注意视近与远眺相交的标兵。学校应定期举办各层次的爱眼评比。竞选爱眼学校、爱眼教师、爱眼学生。把无近视眼作为升学、奖学金的加分因素。总之,要形成人人爱眼、护眼的良好环境氛围。

  文历阳认为,要进一步加强健康教育。中小学应将健康教育纳入教学计划,要有专门的教师负责实施,通过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改革,使健康教育取得实效。应将健康教育的效果纳入对学校绩效考核指标。各级医疗卫生机构和视力健康管理服务机构,应结合经常性业务工作开展健康教育,提高儿童青少年的健康素养,培养科学行为习惯。各种媒体应开辟健康教育专栏,组织丰富多彩的健康教育活动。

  此外,要减轻学生学习负担。《实施方案》提出的要求和举措是重要的,也是可行的,关键是如何落实。学校应将这些要求纳入教学改革计划,要树立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的观念,不仅要关注学生学习成绩的提高,更要关注学生身体状况,特别是视力健康状况。教改的目标是提高教学质量,但不能单纯以考试分数论质量,而应该以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论质量。因此学校对教师的考评、教育行政部门对学校的考评,均要将学生健康状况,特别是视力健康状况的改善,要作为重要的考评指标,并以此为导向,才能真正减轻学生的学业负担。

  文历阳还建议,要科学合理使用电子产品。学生上学期间比较好控制,关键是在家庭和社会活动时间要加强控制。家长要负起责任,要通过多种方式让家长了解电子产品使用过多对健康的危害,同时学校通过教学改革,强化德智体全面发展的质量标准,将视力健康状况纳入对学生的评价,要促使家长转变观念,关注孩子的视力健康,控制孩子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和频度。同时要求教师和家长,注意不要在学生面前经常使用电子产品,强化对学生的示范行为。

  文历阳说,要积极推行视力健康管理服务。教育、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应通过多种方式,在各地推行视力健康管理模式。各省市和大中城市要有计划地建立视力健康管理服务机构,要有准入标准和准入制度,要加强对服务机构的管理,要严格对服务质量的评价。应将视力健康管理服务机构纳入公共卫生服务机构管理,落实公共卫生服务机构相关政策,关注服务队伍建设,在人员编制、职称评定、工资待遇等方面给予倾斜,着力推进视力健康管理服务。

  部分地区将防近工作纳入政府绩效考核

  当前,防止和降低学生近视率有没有“特效药”?

  8月29日,江苏省卫生计生委、省教育厅、省体育局联合在南京召开全省儿童青少年近视综合防控试点工作启动电视电话会议,为青少年近视“把脉问诊”。

  会上,专家们认为,减轻课业负担、增加户外活动时间这“一增一减”是关键。

  江苏省教育厅副厅长朱卫国坦言,近视防控过程中存在很多尚未解决的重点难点问题,比如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问题得不到实质性的解决,每天一小时阳光体育运动时间在很多学校还没有得到保证等。从近几年招飞和军事院校体检情况看,大多数学生都是因为视力不合格不能被录取。朱卫国说:“所谓的教育质量提高了,但学生的体质下降了;所谓的学生成绩上去了,但眼镜也戴上去了;所谓的学校排名上去了,但学生的近视率同时也上升了。青少年高近视率将给对视力要求比较高的军事、航天、精密制造等行业带来相当大的影响。”

  记者了解到,为有效提高青少年视力健康水平,降低近视发病率,部分地区,如江苏等已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等,纳入试点地区政府绩效考核指标,这就意味着政府部门要严控校内课业,管住校外培优,而教育、体育部门要将学生近防工作作为学校年终考核、评优评先的依据。除此之外,一些教育部门还要求学校以教室采光、电光源照明、课桌椅高度等列为新学期开学检查的内容,为近视防控做好外在环境保障。

  9月4日,天津市召开教育系统学生近视眼防控工作现场会,实施中小学生近视眼防控“六大工程”,通过持续努力,使儿童青少年近视发生率明显降低,视力健康状况明显改善。“六大工程”包括视力健康教育促进工程、阳光体育运动促进工程、减轻课业负担工程、教室视觉环境达标工程、视力健康综合干预工程、家校联动工程。

  近几年来,山东省按照“科学防、规范治”和“节点前移、以防为主、防控结合”的方针,建立“政府主导、专家指导、各界参与”的群防群治工作模式,积极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该省2009年即成立了山东省青少年视力低下防治中心,开展全省视觉筛查、预警、教育培训、康复矫治、效果评估等工作。该省为防治工作制定规范科学的防治标准,逐步建立省、市、县三级防治网络,指导中小学生开展视力筛查600多万人次,建立视觉健康档案和防治指导100万人次。针对近2万名4—18岁幼儿和中小学生开展视力低下流行病学调查和跟踪随访,发现高危因素和敏感因素,为制定有针对性的防治措施奠定良好基础。据近期开展的全省120万青少年视力低下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全省青少年近视率首次出现下降趋势,与2010年相比下降8%—10%。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在线”,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查询师范高中
选择省份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选择市
选择县
所属示范高中
相关新闻
中国教育报 2018-09-01